[半桶水·幾首歌] 從 Dear Jane 看 Pop Punk

「半桶水·幾首歌」介紹——用幾個字幾首歌,懵懵懂懂半桶水學音樂。資料不擔保準確,感覺卻肯定真實。

每天翻開報紙,一定不乏死人冧樓的消息。陶喆就曾在《Dear God》唱過:「剛剛看完六點半的新聞,那悲劇,又重演… 看不下那畫面,我轉過頭卻開始流淚。」老實說,雖然他那首歌詞真的煽情得過分,但如果真的像現在每天都聽到地震暴亂天災人禍的消息,I don’t blame him。所以,我現在看新聞的宗旨,就是悲的不看、暴力的不看、不公平的不看,也就是說,我不看新聞。有時間哭,不如去蒲天光,一於青春萬歲到底。

而陪我蒲天光的,當然不是什麼容祖兒的《全身暑假》那些粗製快歌——我雖然在音樂方面見識淺薄,但都不會這樣作賤自己——而是 Dear Jane 的《放大假》:


Dear Jane 這隊四人香港 pop punk 樂隊我想亦不需我多介紹,他們的那首什麼《別說話》早已播到街知巷聞(說起上來,Dear Jane 作為一隊 pop punk 樂隊,最受歡迎的歌卻居然是一首 K 歌,還真是諷刺)。我喜歡《放大假》這首歌,因為它完全唱出了我的心聲——「放大假,放大假,我認我想放大假」。是,我同意,有點膚淺,有點市井,不太配合我的才女形象,但我就是喜歡它夠直接,抵死到肉。此外,旋律簡單搶耳,節奏明快,好玩過癮,最配合我的通宵自 high。人生和 pop punk,無他,it’s all about having fun。

說 pop punk,當然要說說它的原形——punk rock。七十年代,美國經濟蓬勃,物質豐盛,本是太平盛世,但有好一些年輕人,卻看到了社會的病態,並透過了他們的音樂來表達他們對社會的不滿。這一堆年輕人不屑當時主流的搖滾音樂;那類音樂太過著重技巧,門檻較高,而且當時的搖滾樂已經淪為偶像崇拜。他們想要用最未經修飾的方法,去說他們想要說的話,因此,他們創造了 punk rock。當時很多 punk rock 樂隊都是沒有受過專業訓練的;他們認為技巧不重要,華麗的編曲、精緻的吉他獨奏是多餘的。音樂,應該是 DIY 的、草根的、屬於人民的,所以 punk rock 的音樂,節奏快速,曲風簡單,歌詞直接,一切的 bullshit 都被徹底地除去,實行「人人都可以玩 punk rock」的思想。而貫徹 punk rock 精神,punk rock 的歌詞大多都是對社會、政治的控訴。Punk rock,不只是音樂,而是對體制、對不公義、對商業社會身體力行的反抗。

而 The Ramones,當時七十年代其中一支最膾炙人口的 punk rock 樂隊,就被譽為 pop punk 始祖。The Ramones 的音樂旋律簡單,歌詞無厘頭,別樹一幟。雖然當時來說,The Ramones 只是一隊 punk 樂隊,亦無意被界定為 pop punk,但今天後人追溯,都會說 The Ramones 就是 pop punk 的始祖,皆因有別於當時的其他 punk rock 樂隊,The Ramones 的音樂旋律搶耳易上口,比較近似 pop。他們的代表作《Blitzkrieg Bop》歌詞意思至今無人猜得透,但卻搶耳非常,玩味十足,令人聽得搖頭點腳:


全首歌只是兩分鐘長,由三個 chord 組成,而且不斷重複同幾句旋律,結構簡單得很。前奏的「Hey Ho! Let’s Go!」,兒戲得有點兒像兒歌,不過就正正體現了 pop punk 的 have fun 精神。

後來,八十年代,punk rock 開始演變成主張非旋律性、以叫喊取替唱歌的 hardcore punk。直到 1994 年,Green Day 推出了他們專輯《Dookie》,其中的《Basket Case》派上電視電台一炮而紅,大受歡迎,pop punk 才終於得到發揚光大。


Green Day 掀起的熱潮,奠定了 pop punk 的聲音。他們的音樂比起 The Ramones 更富旋律性,卻依然忠於 punk rock 的那份速度和簡單,因此聽起上來格外有能量。不過,如果 punk rock 是對病態社會的大聲控訴,那麽 pop punk 就只是對日常生活的咕噥抱怨。雖然 Green Day 秉持了 punk rock 永不妥協的反叛精神,但卻從用那對待社會,轉移到用那對待日常生活。就像《Basket Case》的歌詞,描述一個不能融入社會的人,開始懷疑自己是否精神病的故事;Green Day 的歌詞不說大是大非,不談社會弊病,只從個人的角度出發,說出校園、愛情、友情方面遇到的難題。

之後的好幾年,從 94 年至 02 年,pop punk 都霸佔著電視電台播放率排行的榜首。原意為地下音樂、草根另類的 punk,居然一下子變成了主流傳媒和聽眾的寵兒。好幾隊樂隊趕著 Green Day 帶起的 pop punk 熱潮,都得到空前大賣,例如 Offspring、Sum 41、Good Charlotte 等等,不過要數最受歡迎的,還是 Blink-182。諷刺的是,Blink-182 能在眾多 pop punk 樂隊中突圍而出,其實主要歸咎於他們三位成員的搞鬼性格,而非他們的音樂——似乎 pop punk 已經淪為 just another 偶像崇拜的音樂。此外,Blink-182 的歌詞,比起 Green Day,更加低智無聊,連僅餘的叛逆氣息都被磨滅得一乾二淨。Blink-182 的代表作《All the Small Things》,乃吉他手 Tom DeLonge 寫給他女朋友的歌,歌詞直白顯淺至餘,亦言之無物:


不過我們還是無法否認,這種簡單快速及容易上口的音樂,確實令人不能拒絕,使人無法自制地邊聽邊跳…

今時今日,pop punk 已經成為很容易為大眾所接受的流行音樂。可能有點脫離當初的 punk rock 精神,不過,說到底,有時候,做人不需要太正經。雖然我真的很討厭那句高登人時常當聖經格言般掛在嘴邊的「你認真便輸了」,但當我們看到荒謬如政改的方案也可通過,作為無法改變自己命運的蟻民,確實也不能太過認真地對待這世界。既然如此,倒不如大聲唱唱我有多麼討厭我現在的工作好過,發洩一下也好。就像 Dear Jane 的《放大假》,有時候,堅決地不滿自己的現狀,其實也是一種對病態社會的抗議。

editor
trace

香港留美學生,主修傳播系,長期單身,終日沉迷於音樂和創作之中的典型乾物女。Trace 最愛閒來無事彈彈結他、寫寫文章,篤信懶惰是一個人的最大美德。她從不崇拜任何人,只想享受與和她同樣不倫不類的人一起虛度光陰的時間。

read more from trace
(0)     , ,

Post a Comment

Your email is never published nor shar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 2010 - 2015 Cuet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 本站內容,未經發布者同意,禁止以任何方式轉載、刊登、傳送、或複製,違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