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評] 低苦艾 (Low Wormwood) – 《蘭州 蘭州》 (2011)

[樂評] 低苦艾 (Low Wormwood) – 《蘭州 蘭州》 (2011)

低苦艾回歸故里,修成正果

LABEL: 兵馬司 (Maybe Mars)
LANGUAGE: 國語 (Mandarin)
RELEASE DATE: 2011-09-30
RATING: -

一個樂團要從五花八門的同類中突圍出來,自身必定需要攜帶下列三種利器:造詣相當的樂手、有想法的音樂編制、和會寫出優秀旋律的成員,這裡要特別強調作曲的重要,好的旋律線條能永遠使你的歌曲被更多的人提起、記住,內地可做到前兩點的樂隊很多,但有第三種利器的卻是鳳毛麟角,在我聽過的今年獨立團體製作的唱片當中,低苦艾 (Low Wordwood) 可算為數不多的一組,能同時滿足以上三個條件的樂團。

1999年從蘭州發迹的低苦艾,主要沿襲迷幻搖滾為自己音樂染色,當中的靈魂人物劉堃曾在09年創立了Maybe Horse民謠音樂廠牌,並和小河一起製作過自己的個人專輯《嘿,青年!》,劉堃那Leonard Cohen式的演唱為《嘿,青年!》帶來陰鷙的調色,而《嘿,青年!》之於劉堃則是一次音樂上的沉澱,出走歸來,回到故土的低苦艾少了一些不必要的雜緒干擾,他們依然善用采樣,以音墻製造曲境,但對器樂實驗的熱衷已漸轉變為如何融合更好的思考,09年的《我們不由自主的親吻對方》是低苦艾的一次準備,而這回《蘭州 蘭州》竟意想不到有修成正果的感覺。

低苦艾的「低」可解成含蓄,但含蓄不意味著收斂,它會等待某個時機引爆情緒,在這裡,對鼓手、結他手化境熟稔的氣氛控制、鋪陳有了更高要求,他們的演奏成為壓抑積聚至掙脫夢迴的導體,〈不叫鳥〉結他Riff與鼓點敲擊一滴汗一鑿痕的合鳴,像孤腳鳥不能停歇地拍動雙翼飛翔於蒼茫的荒漠,過門的演奏掃射,營造風暴塵卷的危難挑戰,搖滾力道到後越趨滿溢;〈隨風而逝》快進鏡頭的拍子,有著速寫浪子人生的意味,夜黑的街頭,地底的生活,讓作品性格不透過人聲演唱,也可藉由樂器釋出。〈那隻船〉蕩來蕩去的搖擺不定,用上了雷鬼節奏來表現,附加的ad-lib隨興演出如船夫自由的吆喝,貝斯手的靈活彈奏,增加了此歌的反鬥趣味。

除了〈那隻船〉,低苦艾的新唱片能「因地制宜」的地方還有很多,第二首〈阿幫阿忙〉就是用了Old School的老搖滾來展現當地淳樸的民風,〈一個和一萬個〉節制的編、唱張力,深沉地直探至內心,Ambient加古詩謠的念咒,頗有類似梵音的效果,他們在「西學東漸」吸收中,並未止於模仿,樂風終究是為主題服務,低苦艾用搖滾的形式,穿插采樣,截取了家鄉真實的圖片圖像,投影到聽眾面前。

《蘭州 蘭州》這張碟蟄伏著引人上癮的藥源,你可感受到〈清晨日暮〉的蕩氣迴腸,像很多對青春告別的佳作,沉積著自己最真實的情感,它的旋律流行流暢,但不規限芭樂的局促,在明亮的結它聲線中,有向遠方無垠天空投擲榮光宣言的衝動。赤裸裸表白的〈紅與黑〉,不僅沒有墮入口水歌的深淵,還偷渡了一些人文細膩的省思,它的曲和編過濾了當下浮躁與無聊,遺落殘酷、憂愁一地,劉堃哼出的人生瑣碎與情長,像詩人的吟誦,簡約又隱藏情緒的深度。

低苦艾的《蘭州 蘭州》以一種直覺性的剪影方式,信手拈來自己的記憶及感情。他們的關懷無分之整片土壤的大,或是不起眼花草的微小,如今統統變成自己創作的養分,並在這趟追根溯源般的探尋上,讓人發現了低苦艾樂隊音樂中的美。

-田中小百合 | 原文連結

首選 : 蘭州 蘭州 | 低苦艾

Recommended tracks / 其他推薦曲目: 03, 04, 06

Track Listing / 專輯曲目:
01. 蘭州 蘭州
02. 阿幫阿忙
03. 隨風而逝
04. 不叫鳥——(獻給失去自己房子的人)
05. 小草草
06.​​ 那隻船
07. 清晨日暮
08. 一個和一萬個
09. 紅與黑

(0)     , , ,

Post a Comment

Your email is never published nor shar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 2010 - 2015 Cuet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 本站內容,未經發布者同意,禁止以任何方式轉載、刊登、傳送、或複製,違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