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 1+1=/=2:tfvsjs專訪


「而家好似果期興啲咩,大家就玩果種音樂,好快冇左自己嘅野。所以我地講廣東音樂,係強調想做自己的創作,出自自己。我地冇話自己似咩band,剩係想做自己想要的音樂」音樂理念簡單直接的tfvsjs,剛完成內地巡迴演出,8月17將在香港蒲吧舉新碟發佈會,與我們暢談樂隊的組成源起及對音樂的想法。

組成與陣容變動

有別於本地大部份搖滾樂隊,tfvsjs有兩名鼓手:剛加入一年的Anton,及最初的鼓手卓文:「舊band房在牛頭角,有一日『冧石屎』,我地嚇到傻,兩日後立刻搬器材到觀塘,我和Anton開的鼓室。橫掂咁多鼓,就在這裡夾了幾次。」後來結他手Adon覺得可以有兩枝結他,兩套鼓也無不可,就開始了雙鼓雙結他加一枝低音結他的陣容。他們的band房與兩名鼓手的鼓室在同一單位,「呢度仲好,已經有好多鼓,唔使特登set,空間方面幫左好多。」

從heavy到線性音樂

空間方便之外,互聯網也功不可沒。Adon在Band房重地論壇認識了TF前主音阿偉,另一個結他手Milk在HK BAND認識了鼓手卓文:「佢一直在我MSN的底處。」加上中學同學、朋友搭朋友等緣故,約一年前就定下了現在的五人編制。歌曲風格由最初較重型的音樂,到現在更接近Math Rock,「第一首歌唔係有breakdown果種typical hardcore嘅,只係『行』少少,但歌編曲上已經似而家,線性啲,冇verse同chorus,成首歌直去」。

10年成立,次年年底首次正式表演,13年推出首張專輯並到內地巡演,以一支獨立樂隊來說,步伐算是不錯了。

問到他們心目中想玩什麼樣的音樂,Adon表示「冇話想做咩類型的音樂,一直係睇自己做到啲咩。因為諗住就會限制左自己的作品,反而係試下做到啲咩出黎。好似一年前我地都冇諗到而家D音樂會係咁。」得力於兩套鼓,「而家玩多左好多拍子」,變化多了卻也令台上合作更多需要兼顧的部份﹣﹣走拍:「曾經試過唔聽拍子機,兩個鼓會走晒拍子。經歷過幾次慘痛的經歷之後,我地決定以後出show都要聽拍子機。兩個鼓手同我地都會聽,就會穩陣實淨好多。不過另一個問題係會死板啲,因為大家都掛住聽拍子機。所以我地都會嘗試點樣跟到拍子又有dynamic、起伏。」

新碟:等於不等於等於

初看tfvsjs的名字,的確猜不透他們名字的含義和音樂類型,原來最初都因兩個字「有型」,想改有詩意又有意思的隊名,「例如God Speed You Black Emperor」。但思考良久才發現「自己缺乏浪漫的詩意」。於是Adon轉而想起中學時常說的口頭蟬:「今日好TF呀」,TF就是頹廢的廣東話音,「咁頹廢又要有另一樣相對嘅野,咁就好『精神』啦」,也取其廣東話音JS,便成了「頹廢VS精神」。

無厘頭得來,又好像有點意思。在兩種完全相對的精神狀態之間拉扯,根本就是香港人的生活常態,只是要承認自己的人生充滿矛盾,是很困難的事,我們總是希望一切就如1+1=2那般輕鬆易解。tfvsjs就告訴你,簡單直接的答案並不永遠正確。「新碟點解叫equal unequals to equal呢?平日生活你做左啲乜野,就等於你係一個乜野人,好多野都好簡單直接,你係乜野就等於乜野人。我今日唔鐘意做乜就係反叛,好快就跳咗落去。但我覺得啲野唔係咁簡單,唔會永遠乜野等於乜野,好似rock band唔一定就係一套鼓咁。」

《equal unequals to equal》收錄七首歌,製作歷時約半年,中間還曾因受訪、音樂節、出show等而暫停,加上甚需時的mixing、mastering,效率奇高。而且兩套鼓更只花了一星期,「因為有些器材是跟人借的,限期前一定要還……」當時剛加入的鼓手Anton更要即場創作,「好多歌未執好,有啲位我地即場作,可能bandmates未聽過,就要相信然後錄。有首歌我記得錄之前,我問卓文我要打咩,佢話『我都唔係好清楚呀』,仲要我錄先,又唔熟首歌,逐個逐個session聽,再話我錄呢個、你錄呢個啦。果時係咁!」要趕在內地巡迴前完成製作,更要排練,「當時只係識一兩首歌,其他歌完全未夾過。」

巡演:一日食一餐

忙碌的日子並未因完成製作停下來,七月初tfvsjs就開始七站的內地巡迴。「對我地都係一個好重要嘅經驗。因為連續出三場之後四場,中間有幾日休息。駁住果幾場就係地獄,由其我地兩套鼓,比較多器材。幾疲勞,一出完show,執野衝去火車站,搭十幾個鐘車到第二日下午,又set場,一日食得一餐。」辛苦但觀眾反應好嗎?「北京同廣州的反應好好,好多人。普遍大陸觀眾睇show係比較熱情。香港就……好似好耐冇出過香港,哈哈,唔太記得!」

一邊入碟一邊巡迴的生活暫時完結,接下來就是香港場的發表音樂會,更找來台灣數字搖滾的新星大象體操當嘉賓,與找本地樂隊暖場的習慣不一樣,「一開頭都係諗香港樂隊,因為好興搵番本地band做嘉賓。但差唔多風格嘅好似life was all silence,已經玩過好多次,tour又一齊玩咗好多場。於是覺得唔一定搵香港嘅啫,不如搵大象體操啦。又有gimmick,台灣band黎支持同交流。」

從隊名、雙鼓到找嘉賓,樂隊成員常掛在口邊的是「唔一定係咁嘅」。不被任何常規框住的tfvsjs是真心相信「equal unequals to equal」並嘗試在他們的音樂實踐出來,他們未必是「廣東音樂」的代表,相信他們也不渴望成為什麼代表,但願意聽聽廣東或者香港音樂有什麼可能性的樂迷,你應該在8月17去蒲吧聽聽tfvsjs。(或者去下一頁睇下樂隊最近在聽什麼!)

(0)     , , , ,

Post a Comment

Your email is never published nor shar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 2010 - 2015 Cuet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 本站內容,未經發布者同意,禁止以任何方式轉載、刊登、傳送、或複製,違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