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 十年「樂」事好開心 : Hardpack專訪

「十年來都是以開心為先,玩自己喜歡的音樂,不理會潮流是怎樣,專注玩自己的東西。」五位Hardpack大男孩如此熱情地回答我的第一條問題。我想,大概就是這種精神推動著這支香港樂隊十年至今。

2001年由KK及Joseph組成的Hardpack,推出過兩張錄音室專輯,經歷過幾次的成員變動,於2010年和香港流行搖滾公主吳雨霏合作 crossover。雖然現在Hardpack只剩KK和Joseph兩位原班人馬,樂隊卻一直保持他們好玩、明快及搶耳punk rock的獨特風格,這在「日日鮮」的香港樂壇裡絕非易事。儘管Hardpack的成員有時也會涉獵其他的音樂類型、樂隊成員的性格亦各有不同,但他們的態度卻始終如一 —— 他們他媽的喜歡玩音樂,他們有很多話想說,亦不在乎你是否同意他們的說話。

問:Bitetone
答:Hardpack
攝影:Bobo
訪問日期: 2010年12月

Hardpack are:
KK:guitar/ vocals
Joseph:guitar/ vocals
Adam:guitar
Siu Kei:bass
Kevin:drums

B:不經不覺你們已在香港音樂圈打滾了十年,感覺如何?

Joseph:十年來都是以開心為先,玩自己喜歡的音樂,不理會潮流是怎樣,專注玩自己的東西。

Adam:我之前玩過underground,又玩過mainstream,basically the difference is that mainstream you must compromise,maybe that’s normal。你要面對很多新的東西,例如拍照、video interviews。Some people may find that hard to adjust to,覺得好煩,but it’s part of the business。You can say that the big difference is that promotion-wise, the effort is almost十倍in mainstream, which is not a bad thing。

B:你覺得是adjustment的問題?

Adam:Before you don’t give a shit, swearing in front of everybody. But now you have to hold your tongue,睇吓咩情況。


B:那只是錄影時才是這樣,不會有狗仔隊的情況。

Adam:我們一定不會有這個問題,因為我們也不「紅」。

Siu Kei:我覺得band這樣東西真的是回來了,80年代曾經有很多樂隊出來,但現在看到越來越多,不只是浮面的,就連indie的都多了。所以我覺得是越來越好的。因為我也不是加入了Hardpack很久,但我之前都有玩indie,我覺得之前show沒有現在那麼多。

Joseph:現在的band其實可以說,有某十幾隊是經常頻繁地出show。

Siu Kei:但你看回2000年那段時間是少很多的,不知道是不是我沒有留意。

B:可能是沒有那麼organized。

Siu Kei:可能說現在是規模大了。

Joseph:例如說以前蒲窩很小,現在蒲吧大了很多,來看演出的人都多了。

http://www.youtube.com/watch?v=zc903pCHR2U&feature=fvst

B:我覺得水準也高了,例如說現在的bar也set高了。你自己搞show的話,都有返個樣,不能亂來。另外,你們之前和Kary合作推出唱片… 你們自己夾band和與歌手合作有什麼分別?

Kevin:我們和Kary認識了很久,本身都是朋友,所以以為這是一個crossover,即是她會和我們一起夾,一起寫歌。例如說,你想和我隊band crossover,我們的領會是我們今晚一齊夾band,你去想一個melody之後我們一齊去砌那一首歌。但始終在香港,你想要做音樂嘛…. 之後就變左,我地做好歌,然後就給監製approve,然後再聽她唱。

B:沒去到Kary之前,還要先經過監製?

Kevin:是的。

B:監製會有什麼specification?

Kevin:其實都很廣,但我們都會就住情況,不會做一些只有我們自己喜歡的音樂,否則這個crossover就不成事。可以說是借這個機會,讓我們上去上面參觀下,又玩一些平時不會怎麼玩的音樂。其實都是一個冒險,我們都要搏。

Adam:本來喜歡我們的人會問我們做乜嘢,但你不能為了某些意見而動搖,不做一件事情。


B:你們覺得出碟後,主流和獨立圈有什麽反應?

Kevin:例如某個電視台,很多東西都很political。如果你想要你的歌上榜的話,要不你簽了他們,要不你就把Hardpack的名字拿走。譬如說,現在有一首歌上了榜,只有Kary的名字,沒有Hardpack,但這首歌都是由我們作曲、編曲的。如果她在電視上說了你的名字,電視台都會覺得益了你。譬如說首歌贏了冠軍,我們上去玩的時候,不會有Hardpack的介紹。好彩Kary都會識做,會在music break補充。

Adam:其實我們不是嬲那個電視台,我們覺得 that’s the way they play the game, whether you like it or not, you have to deal with it。你可以屌,but there is no point.

B:有沒有多了人認識你們?

Kevin:多了很多Facebook fans。(笑)

Joseph:是多了人認識,但不是一些真的很留意音樂的人,不會很多。

B:但有留意開的都會認識你們吧。反而market是不是妹妹仔,但又喜歡聽音樂的人,那個market很難打入。

Kevin:說到尾都是歌的問題,例如說Supper Moment,他們剛剛出道的時候我也沒有多留意,但看了他們和Tonick的show後都覺得不錯,我也會買一張唱片。其實 in the end it boils down to the music。

B:或許很多時候都是天時地利人和。

Kevin:其實很多事情都是運氣。其實香港很多正band,但就是看人際網絡。


B:Hardpack有沒有一個goal?

Siu Kei:短期來說,希望明年可以出唱片,但沒去想是大碟還是EP。

B:有沒有共同理念?

Kevin:經過很多的電郵的溝通之後 (笑),我想可能是衝出香港。當然也希望可以在香港佔到一個位,因為譬如Mr. 玩pop rock、Rubberband做他們的東西,現在等緊一隊調皮一些的。原本有些樂隊都可以做到,但最後都沒有。例如說台灣有主流的五月天,又有糯米糰,很多不同的。

B:除了香港之外,有沒有去其他地方玩過?

Joseph:台灣非常正,也會去大陸。以我所知,大陸的觀眾比較會聽音樂,就算你是唱廣東話,他都是聽音樂,覺得是無所謂的。我覺得大陸是一個好好的市場,因為始終說到數量,你在那邊的場地,少極都有二三百人,而且比較容易handle。就算說是數量,聽我們這類型的音樂的人,可能已經有四五十萬人,和香港的比例是一樣的,但分別很大。

B:那麼台灣呢?

H:台灣正啊。

Siu Kei:我發覺香港觀眾和外國觀眾有一個很奇怪的分別,譬如說在香港彈一首新歌,他會沒什麼反應,因為他們不懂唱,他們其實是想懷緬舊歌。但外國觀眾就會聽音樂,譬如你彈一首新歌,他會聽你的新歌好不好聽。

Joseph:香港可能很著重歌詞方面,例如說的東西是不是生活中會發生的事情,但不會taste吓你用什麼聲音,比較少人會留意這方面的東西。在香港你唱英文可能有點多餘,因為你不會得到最直接的共鳴。你只是靠音樂的話,就只能connect to香港聽音樂那群人,但數量很少。

Siu Kei:但都有進步,香港的觀眾開始懂得拍二四(笑),因為我見到香港有很多人教人拍二四,例如說Soler,而現在的人真的懂了。

B:其實我也覺得很有趣,在香港只有快歌和慢歌。

Siu Kei:前幾天聽一個電台節目,有個DJ說在元朗聽了一個很清新的unplugged show。然後另一個DJ就說快解釋給觀眾聽什麼是unplugged。Unplugged的意思就是不用電,就是說你拿著吉他就不用插線的。總之沒有線的就是unplugged。

B:很多做電台的根本就不喜歡音樂。

Kevin:或者不是很update。但他們已經覺得自己比別人聽得多,他們聽一些自己不喜歡聽的東西,就當是聽了很多,很了不起。



B:回望首張大碟 《Greatest Hit》,你們滿意那張唱片嗎?現在可以的話,會改變任何東西嗎?

Joseph:以我們這樣的一隊band錄的第一張碟,已經算是很不錯的了。當然有很多進步的空間,但以當時的器材來說,算是不錯。算是一個完結,是一個開心的記錄。

B:有沒有哪一首最能代表你們?

Joseph:如果說一首比較特別些的,就好像沒有。諷刺的是那時候有首歌是鬧Siu當時彈bass的那隊band (高潮樂隊) 的,但他現在加入了Hardpack,變成了好朋友。

Kevin:那時候有些東西看不慣,就會用歌去鬧。

Joseph:人大了,看的東西,角度多了。會看不好的方面,但也會看好的方面。


B:如果你們沒有玩Hardpack,你們會做什麼?

Kevin:我自己不夾Hardpack可能會夾另一隊樂隊。

Joseph:做office工!哈哈!

Siu Kei:如果我沒有玩音樂的話,應該會是一個售貨員。

Adam:如果我沒有玩Hardpack的話,我可能都會夾第二個band ,或者自己出自己隻碟。

B:那麽如果不是玩音樂的話呢?

Adam:如果不是玩音樂的話,可能會上學,學投資。我就是喜歡音樂去到這個地步。

Kevin:我應該會做酒店吧。因為我原本就是做酒店的,做了很多年。其實我做酒店做得比我打鼓更好。我的customer service很厲害,頭三個月已經當了最佳員工。

B:如果可以讓你選一隊樂隊/ 音樂人去為他們開場,你會選什麼樂隊?

Siu Kei:John Mayer。

Joseph:Slash。

Kevin:太多了,Green Day也好。

Adam:我也覺得是Green Day和Blink 182。

B:那麼如果要選一隊本地樂隊為你們開場呢?

H:Rubberband。(笑)

Siu Kei:沒什麼所謂,只要是朋友就可以。

B:你們怎麼看台灣和大陸的band scene?

H:厲害。

Joseph:大陸有很多國際級的樂隊,雖然他們器材沒有我們那麼厲害,但以這麼封閉的地方來說,例如連Youtube也不能上、就算說我想要買一些吉他的東西,都要上網看,他們卻沒有,但仍然可以吸收到那麼多不同的東西。

Siu Kei:有Youku。

Joseph:但也要等別人upload上去。

Siu Kei:是會少很多的。



B:可能他們percentage-wise和香港差不多。台灣觀眾呢?

Kevin:台灣觀眾無得頂,就算他們聽不明白,他都一定企定,一定會繼續聽。

B:我反而覺得台灣比較少玩你們的那類style。

Joseph:台灣的確是少一點。這類音樂,他們追得不貼。

B:比較多玩感覺上一些的東西。有他的特色,只是不同。那麼未來除了出碟外,還有什麼計劃?

Adam:最重要是可以出碟,做自己的音樂是一定要做,不然的話,why bother?我的看法是,我們不只是想香港,因為在香港要服侍本地的media,香港的political game,your chances of failure是60-70%,因為好多香港電視台的高層太過old-school的想法,抱住old way of thinking/distributions。我覺得不只要想香港,一定要想內地和台灣。不要只說樂隊,就連藝人很多都放棄香港,轉到台灣發展。I think that’s probably one of our goals. Right now it’s easier to do it, because you don’t need to have to physically fly, because there is Youtube and Internet, you can always reach fans that way. As far as music-wise, 我比較執著質素,so I would always aim for doing the best product possible, within our budget. Those are my two goals as far as this band is concerned.

B:你們夾了Hardpack這麼久,有沒有好笑或者難忘的回憶?

Joseph:我們六七年前,出了一場比較大型的show。場地很骯髒,我們又很早到,他們又overrun,我們已經有點不高興。之後到我們上台了,主辦單位說只給我們十分鐘。我們已經很憤怒,但都打算調動歌曲,玩四首。怎知道我們玩完第二首歌,未到十分鐘, MC就已經上台想cut我們。我跟他說,我們未玩完。當時我們的bass佬開始爆粗鬧MC。幾個月之後,有人打電話來,問『喂你那個邊個是不是還在你們的 band?否則我不會跟你合作的。』。我們都已經忘記了,他們居然還記住。

Joseph:暫時來說,最特別的是我們現在這個line-up。Kevin原本是香港一隊hardcore band King Ly Chee的,Adam是Dear Jane的,現在炒埋一碟。

Siu Kei:這隊樂隊收留我們!哈哈。

Adam:Refugee!

B:你們有什麼想和讀者們說?

Adam:如果你真的喜歡一隊樂隊的話,Supper Moment也好、Mr.也好、Hardpack 也好,最重要的是if you really wanna show the support, you…

H:記得Like佢地Facebook!

Adam:Support them in the way that helps the economy of bands. 有時你去看band show,the hardest thing is people expect things to be free, which I understand. But then music is free, t-shirt is free, show is free, then i’m thinking there’s no economy there. No wonder… how do you survive? 可能我比較極端,因為我是會買音樂的。如果我喜歡那隊band,一定會買那張碟,但有人可能會覺得我是crazy。

B:是的,現在很多年輕人都會這樣。

Adam:But free music is the reality, no use getting angry about it. But think about… if you want your favorite band to continue producing music that you love, support them in ways that hopefully not just spiritual. For me, this whole expectation of free, how are they going to churn out this new album? That’s why everyone‘s calling quit. I’m pretty sure if we had a successful band, he’d probably quit doing session work.

Kevin:如果自己隊band可以靠出show維生,我寧願替自己隊band玩好過替其他artist玩。

Adam:Not to say spend your money, but think about how bands survive. Just think about it就ok啦。

謝謝Hardpack接受這次的訪問。如果你有興趣再認識多一點Hardpack, 可瀏覽樂團的面書頁

—————————————————————————————–
喜歡這篇訪問嗎?留言告訴我們您的想法,或分享給朋友吧!也歡迎訂閱我們的 RSS 微博(Weibo)

(0)     , ,

Post a Comment

Your email is never published nor shar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 2010 - 2015 Cuet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 本站內容,未經發布者同意,禁止以任何方式轉載、刊登、傳送、或複製,違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