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 《狂舞派》So Human:「想唔使番工,剩係做想做的事」

「有音樂才有舞蹈」,跳Popping的孖八如是說,他和Beatboxer Heartgrey合組「So Human」,希望不靠機器,只用身體創造聲音和舞蹈。有份參與電影《狂舞派》的So Human,最大夢想是「唔使番工,剩係做想做的事」。聽來奢似,但其實又何嘗不是每個人最平凡的目標呢?

自學不容易

So Human由孖八和Heartgrey組成,前者跳Popping後者玩beatbox,兩人提到自學經歷時,異口同聲說「當時是沒有youtube的!」遇到問題不容易解決,加上他們愛上的是香港還不太流行的活動。

Heartgrey

「中四、五時無聊在網上睇到一段外國人表演BEATBOX的短片,覺得好正。點解一個人可以做到鼓嘅聲,就不斷重覆睇,開始研究呢樣究竟係咩黎。又搵相關網站和網上TUTORIAL自學、練習。Heartgrey漸漸沉迷了在beatbox世界裡,最高峰時每天練習七、八小時,而且當時「香港係冇BEATBOX導師架」,自學還得靠MSN和外國人聯絡,「㩒住F2傾偈,問佢我做得啱唔啱,佢再話我知邊啲大聲啲,應該如何改進。學到基本功,就開始聽很多SOUNDTRACK,學更多技巧,仲要較慢啲聽細節位。」

「當你追求一樣野,唔會比其他野影響,就係咁追住佢」

Beatbox其實是利用口腔去控制氣壓,發出聲音。最多可以同時發出兩種聲音,一種來自口腔,另一種來自喉嚨,所以也要練習呼吸技巧。啞人雖然無法使用喉嚨聲帶,還是可以透過控制口腔來發聲,「自己都好想可以教啞人beatbox,令佢地可以重新發聲」

當時香港幾乎沒有人玩beatbox,「學Beatbox最初要練習三個基本音分別是kick drum, high hat及snare。初時學啲聲唔準,其他人都覺得唔知我做咩,好奇怪。同同學踢波時一邊跑都一邊練習,但佢地都好包容我!」不止踢波,上學途中、洗澡、瞓覺……總之一個人時就會練習。「果時投入到呢個地步,抽離唔到。」

練beatbox只需要用口,所以走路練習時都不太礙眼,「跳舞要周身郁,有埋視覺效果呀!」孖八曾因為工作時跳舞被解僱,「當時做速遞,最好,冇老細,送完一條街,搵架工廠電梯,練一陣先打番去話『送完呢條街喇』,再送下一條。夜晚番多份倉務,因為搵多D嘛,但跳跳跳又比人炒左。」沉迷跳舞甚至被炒魷魚原因只有一個,「因為我仲未get到啲基本野,唔練我驚冇左。知道自己冇人教,勤力啲一定冇死。就算做唔到唔會賴自己,因為已經盡左力。」

「試過晌地鐵跳,比人拍左條片上Youtube叫MTR Disco。當時要練solo,拎住枝stick跳,所以我就帶把遮出街練,人地覺得好怪,冇落雨做咩帶遮出街。」兩人說起無法抽離興趣時眉飛色舞,「當你追求一樣野,唔會比其他野影響,就係咁追住佢,無論番工、訓覺、刷牙……我因為太鐘意呢樣野所以去番工,因為冇錢SUPPORT我去文化中心跳舞。」

孖八最初接觸Popping就是表哥帶他去文化中心看朋友跳舞,「當時很喜歡Michael Jackson。二表哥跳breaking,帶我出去睇,先知MJ跳嘅叫popping,文化中心好少人跳popping,所以我成晚六個鐘就捕住人跳十秒moonwalk。」

組成So human:唔想打工

2000年開始跳舞,由05年開始孖八就沒再做過別的工作,教跳舞、排舞甚至搞比賽,都和跳舞相關。直至一次孖八要表演,準備好的音樂卻播不了,Heartgrey剛好在場就臨時拉伕替他配樂,兩人一拍即合「第一次見就有So Human的想法,想不靠機器,只用人做啲野出黎。現在除了佢比音樂我,我編舞上都盡量做到有故事性」。兩人除了結合beatbox與舞蹈,更有共同夢想:「唔想番工!我地晌大陸參加中國達人秀,要接受訪問講夢想,好多人話想繼續晌台上表演,我地覺得好行貨,所以直接啲就係唔想打工,剩係做自己想做既野。」

孖八

Beatbox & Popping:最緊要有思想

喜歡跳舞令孖八也花心機研究Popping的歷史,甚至個別動作的演變,「要進步要教下一代,一定要知道歷史,例如popping來自木偶,所以要有果隻味道。跳舞當然係藝術,但你都要知佢既變化,唔可以冇系統亂咁變。好多野都有foundation。好似point呢個動作,係美國徵兵時Uncle Sam的動作。」

跳街舞的人好像總要battle一下,孖八說他其實也不是特別喜歡battle,但卻很想推廣這文化,與舞蹈發展有關:「因為跳舞同排舞係兩回事。跳舞係一種語言,即係好似我而家同你講野,冇預先準備好稿才來接受訪問。齊舞同跳舞是不同的,點先比人知呢樣野呢?就係battle。Freestyle就係你學識基本功,就可以作出變化。香港太多齊舞,太少呢啲。唔係你教左學生成堆step就係跳舞,要知啲野點黎。呢樣野令我有火繼續跳舞。但你又唔可以衰過人,咪要去做囉。除左個人要做得好,仲要參與排舞工作,千其唔好當自己個名好似好高,以為做左老師就咩都唔使做,你要玩battle,做老師都要玩,啲學生見老師唔玩佢都唔會玩,你要話比佢聽唔好怕輸,先會進步。」

擁有厲害的基本功和模仿能力,還需要加上個人的思考,才能把基本的東西玩出變化。同樣的問題也出現在beatbox界,Heartgrey曾以首位中國Human beatbox身份,打入國際賽八強,也曾在國內比賽表演,對於國內的beatbox環境,他亦坦言內地基本功極為扎實,但個人風格上未有突破,「唔知係咪同政府封鎖咗某D資訊有關。」孖八亦同意內地不能上Youtube,和政府對外國人的入境限制,均窒礙了跳舞和beatbox發展。

後記:有型

問到他們各自的藝名源由,Heartgrey直接說是因為「覺得有型」,由ICQ網名「心灰」再譯成英名「睇落唔錯,第一次拍demo就用上了」;孖八則是因為造型酷似97年電視劇彊屍福星中飾演孖八的元華,「打打下波,同學嗌我『孖八跟隊!』」

訪問So Human很愉快,除了他們的熱情和沉迷使筆者也興奮起來,更重要是他們的真性情。Heartgrey是中國Beatboxer重要人物,首位中國選手打入EMPEROR OF MIC BEATBOX BATTLE八強,孖八的團隊獲選為2010年度HONG KONG BEST DANCE CREW亞洲電視星光大道4總冠軍、亞洲電視星光大道4總冠軍、代表香港往亞洲及歐洲各地參與比賽。但兩人其實也就是兩個充滿熱情的大男生,最關心的還是如何可以進步。「我地有個夢想,希望香港跳舞同BEATBOX可以追上去」。

正如Babyjohn在另一個訪問中說到,有追求的人就有很型,So Human也很有型。

(0)     , , , , , ,

Post a Comment

Your email is never published nor shar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 2010 - 2015 Cuet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 本站內容,未經發布者同意,禁止以任何方式轉載、刊登、傳送、或複製,違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