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 微涼的聲音 – Mara Measor

一個女孩子,可以背負多少?中英混血創作人Mara Measor,背景得天獨厚,但她選擇了走自己的路,曾經背起行囊遠赴埃塞俄比亞生活一年,在當地寫了30多首歌,其後被艾美獎得獎監製Jamie Lawrence發掘,當上創作人後仍事事一腳踢,自彈自唱、宣傳、安排演出等都親力親為,非常用心。 

她的首張專輯終於要推出了,從與她的對話中感覺到,Mara是一個很喜歡思考,甚至很富愁善感的人,她的音樂,給人初秋微涼的感覺。「我是一個時時刻刻都會感受到啟發的人,看到或聽到什麼東西都可以觸動我的心靈,留下印象。所以我時刻都會帶備筆記本…… 同一時間可以有五本呢!」對她來說,樹木是引發思考的泉源。「說來可能很奇怪吧,每次我被樹木包圍時,都覺得深受啟發。樹木不斷地生長及枯萎,除非每天拍下照片記錄吧,否則人的肉眼難以看見。每次我看見樹木都感到很平靜,覺得一切問題都會迎刃而解,只要慢慢用心做好事情,最終一定有好的收成。」 

音樂創作方面,Mara在紐約生活時,閒時會都一些老人院表演,「長者會令我有寫歌的衝動,希望創作一些有意義的歌曲。另外,最近在紐約看了Mumford & Sons,超級精彩,之後開始瘋狂重聽他們的第二張大碟。他們的歌詞非常出色,歌曲很有力量。我也喜歡The Civil Wars,一直很愛男女對唱的二人組,他們的聲音融合得很完美。因為想多專研歌詞的關係,最近也重新發掘Bob Dylan,我認為他是最佳的詞人之一呢。」 

談到她的影響,60、70年代的soul music,如Sam CookeOtis ReddingDiana RossAl Green等音樂人都是她的心頭好。「他們的音樂有直搗心靈的力量,令我同時有想哭和跳舞的衝動。我希望我的音樂也能做到這點吧!」聽音樂方面,60、70年代的soul music,如Sam Cooke、Otis Redding、Diana Ross及Al Green等都是我的心頭好,很愛他們的音樂直搗心靈,令我同時有想哭和跳舞的衝動。我希望我的音樂也能做到這點吧!」 

不過她自己的創作則以簡單的木結他與琴為主,由Mara執筆填上真摰、貼近生活的歌詞。大碟中的<Eurydice>對Mara來說特別有意義,以希臘神話中的美眷Orpheus與Eurydice為藍本,在Orpheus的角度出發,唱出對另一半的疑惑。另一首特別的歌是<Serenade>,以她拿手的ukulele主導,跳脫輕巧,非常sweet的小品。本身是混血兒的她,唱起以杜秋娘的樂府詩《金縷衣》入詞的<Blossom>來,也不落俗套。而翻唱Coldplay的<The Scientist>也收錄了在大碟中呢。

身為中、英混血兒,她又想和哪位香港音樂人合作呢?「聽了Noughts and Exes的唱片數遍了,他們很有力量,希望有機會與他們合作吧!還有…… 這樣說非常尷尬,但其實我一直也非常喜歡張學友,有機會與這樣的歌手合作,便太棒了!」 

Mara 十月在香港會有以下兩場演出,值得大家留意:

Mara Measor Debut Album Release Party
日期:10月4 日9:30pm
地點:BACKSTAGE LIVE
門票:150 = entrance + 1 drink/ $230 = entrance + 1 drink + CD
Facebook Event: https://www.facebook.com/events/652367234787790/ 

Mara Measor @ [太古地產 Music@Via Fiori]
日期:10月17 日1pm-1:45pm
地點:港島東中心露天廣場滙圃
門票:免費入場!

(0)     , , ,

Post a Comment

Your email is never published nor shar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 2010 - 2015 Cuet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 本站內容,未經發布者同意,禁止以任何方式轉載、刊登、傳送、或複製,違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