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 沈黎暉:「摩登天空就像一個推動者,以及時代的記錄者。」

16週年,看似是不長的歲月,但對於中國搖滾這個晚生兒來說,摩登天空就彷彿是一張搖籃床,孕育過不少中國的獨立樂隊-新褲子、PK14、聲音碎片、木馬、萬能青年旅店……這些當下聲勢浩大的團體,都曾經是摩登天空旗下的小苗,在廠牌的滋養下,最終挺拔出今日中國搖滾這片大森林。 

這次《Bitetone》趁著摩登天空創立26週年,透過網路訪問了該廠牌的老闆,清醒樂隊的主唱-沈黎暉。要特別提說沈先生曾是清醒樂隊主唱,除了突顯出其自身是音樂人的份,更是因為廠牌的歷史,正源自當日沈黎暉的清醒樂隊遇上出版困難,而貿然成立廠牌,只是沒有人想過他們能走那麼遠,走得那麼前。 (而如果你google過「摩登天空」,會發現底下的描述也會特別提到-「由『清醒』樂隊主唱沈黎暉創立卡1997年12月的搖滾獨立唱片公司。」) 

在網絡上看過摩登天空的故事,有些版本說道公司在成立之初就有「推廣國際音樂一體化」的宏大理想,然而同時也看過另一版本介紹說,當初成立只是沈黎暉先生想為自己的清醒樂隊發行專輯;究竟哪個版本才是真的? 

當然後者才是真的,只是我們用了一個看起來更遠大的理想化來包裝自己。 

如說是「想為自己的清醒樂隊發行專輯」的理由,那又是從什麼時候有走進國際的念頭,有成為大廠牌的念頭?中間的理由是什麼? 

其實在我做摩登天空之前確實有過這樣的念頭,大概是我在上高中的時候,但做了摩登天空之後反而讓我們回到了現實,活下來其實才是我們很多一段時間最重要的目標。我們現在是一個真正的大廠牌嗎,我不確定。 

當初之所以有「推廣國際音樂一體化」的目標,是有迫切的理由嗎?當時候的沈黎暉先生,是基於怎樣的經歷或想法,而想達成此目標? 

當你用心去欣賞音樂的時候,你反而不會去在意它是來自哪裡的音樂,所以當然,這個理念也是無需多說的。有的時候,就像我們在國內發行了Radiohead專輯,做了Suede北京演唱會,我們願意為此付出代價,因為這是一種熱愛。直到我們今天在做音樂節,我們也願意為我們所熱愛的事業付出代價。 

摩登天空成立之初,中國的獨立音樂工業仍相當荒蕪,看似沒有可供複製的模式,好像只能藉助國外例子。想知道在這經營過程中,有沒有發現中國獨立音樂市場,跟國外獨立音樂市場存在的巨大差別? (例如-英美日本身就佔據文化主流地位,搖滾樂的普及度亦是從主流開始,較為普及) 

摩登天空在最開始階段看起來像是一個傳奇獨立音樂廠牌的標準故事,比如像Factory、4AD。我們差點成為了過去的一個故事。但在後來很長一段時間內是沒有任何參照物的,就好像我們開創唱片公司、創辦雜誌、經營LIVEHOUSE,到後來做了藝術展、音樂節,我們越發沒有了參照物。所以我們意識到也許我們就是在創造一種新的模式,並成為別人的參照物,哈哈。 

摩登天空是最先把中國搖滾帶進商業的先鋒企業,這點是無庸置疑的。然而想設問如果沒有摩登天空,今日中國的獨立音樂市場是否仍會發展起來?它的發展、市場潛力,你們認為有沒有帶含著發展的必然性?

我不知道。但是摩登天空就像一個推動者,以及時代的記錄者,在這個時代洪流,摩登天空的存在有它的理由。 

聽說2003年時是摩登天空的低潮期,那時候的經營方向有沒有經歷了什麼革新?有沒有下達什麼重點的新經營模式方向去度過難關? 

當時的「革新」就是之前的同事一個個黯然離開了我們。那三年時間,是我人生最灰暗的三年。但我們還是靠我們建立的摩登天空品牌,吸引了一些國際消費品牌的合作,幫我們度過了難關,並開啟了以後的發展,我很慶幸當時我沒有鼓起關門的勇氣。 

互聯網興起,對摩登天空曾造成傷害,卻好像也成為了今日成功的契機。想請問你們是怎樣一邊借助網絡力量,一邊保持版權上的維護,尤其是在中國這個盜版特別猖狂的國家,如何平衡兩者? 

首先讓自己平衡。你自己若是平衡了,什麼也就都平衡了。 

沈黎暉先生曾在2011年時接受《南都》的訪問,說5年後搖滾樂將統治中國樂壇,想知道這裡的「統治」具體上是什麼意思?是市場上的銷售成績稱霸?還是會成為媒體、一般民眾眼下,像今日主流偶像歌手的形象?還是有更多其他意思? 

到2016年,搖滾樂當然會“統治”樂壇了,包括銷量也包括媒體,汪峰都上頭條了。 (注:汪峰上頭條請參照前月前國內娛樂新聞。) 

16年之間,摩登天空有否遇過什麼;16年過去,而你們認為做過最成功的決策又是什麼? 

所有的事情都沒有對和錯,只要你還在。 

今年你們宣布跟Sony合作,接下來是有打算透過Sony的通路去達到哪些目標?可否透露會重點推介哪些樂隊去哪些市場?希望可以多講些例子。 

近期我們已經跟SONY合作在台灣地區發行了《摩登天空》15週年合輯,其中包括這些年來摩登最優秀樂隊作品,這是讓大家了解我們的一個開始。同時我們已經在台灣發行了謝天笑、二手玫瑰、彭坦的專輯,以及接下來的阿肆、宋冬野、新褲子專輯也會在台灣發行。 

聽說你們也有意開發台灣?會以怎樣的方式進入台灣,形式會是單純發行唱片,抑或有打算跟台灣單位簽約?同時,港澳兩地有否在註意什麼單位? 

2007年我們在紐約成立了辦公室,並開始簽約美國樂隊,這也是一種嘗試。在我看來,地域不是問題,好的音樂最為重要。 

今年摩登天空重點推薦的藝人是什麼? 

宋冬野和阿肆代表了新銳的力量,像二手玫瑰這樣的樂隊則是老牌樂隊的代表。 

最後,又想回到「國際」一事上,摩登天空作為中國最大獨立音樂企業,有沒有設想要在幾年之間,把中國獨立音樂,引領至能在國際上佔一席位?這個目標是否有針對性的計策略在進行中?

我希望很多事情是一種自然的生長,實際上,很多時候我們做很多事情並沒有所謂的什麼策略。就像一棵樹的成長,對於那棵樹自己來講並不需要策略。

contributor
phaedrus

1988年生,香港留台哲學系學生。人生目標是渴望有像Rocky般的體格,其強身健體的方法是跟Ian Curtis學跳健康舞和在睡房玩單機版Circle Pit。

read more from phaedrus
(2)     , , , ,

2 Trackbacks

  1. […] 原文刊於此 […]

  2. […] (原載於:BITETONE) […]

Post a Comment

Your email is never published nor shar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 2010 - 2015 Cuet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 本站內容,未經發布者同意,禁止以任何方式轉載、刊登、傳送、或複製,違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