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nB入門 #2] 尋根 – 專訪香港派對搞手 Lai Fai @ Heavy Hong Kong

bass_3

Interview & Text | Timothy Kwok & Elaine Chui
Photo | Dee Wai & Fai Chan

前言:尋根

第一次遇上 Heavy Hong Kong,大概是幾年前的大爛地音樂營,喝得爛醉的經過 Heavy 的 DJ booth,感覺良好。之後再遇到已經是半年後的戶外派對,Blood Dunza 在日落黃昏、自家 sound system 旁悠悠自在地放 Reggae。

出生於元朗錦上路的 Blood Dunza aka Lai Fai 在過去十年一直在香港推動低音運動,大部分時間都放在 Drum & Bass / Jungle / Reggae 上,他亦是 Heavy Hong Kong 的創辦人。同時作為 DJ 和 producer,Blood Dunza 放了不少時間在自家創作上。

2011 年,他應邀到澳洲的 Dub Temple Records 錄製《King Tubby Beat Tape》,並出產一首單曲,《Turning Back(回頭)》”。幾個月後,他推出首張 EP《A Change is Gonna Come》,由 Root Reggae 作為基礎,建構成的低音節奏,第二隻 EP《Flipside》在 2014 年推出,帶來更多標籤性的電子元素、突變的低音,混合奇異的中國式採樣。

Heavy Hong Kong 在 2006 年開始,由 Blood Dunza 和 Stef:funn 創立,除了推廣低音音樂外,亦努力開拓屬於香港的 Sound System Culture。推廣本地出產 DJ 之餘,同時亦邀請國際巨頭來港,所以 Blood Dunza 獲得機會與本地 DJ 和各國勢力切磋,Heavy 的 Party 曾被 CNNGo 推介為 “One of Hong Kong Top Night”。

A Change is Gonna Come

A Change is Gonna Come

Flipside

Flipside

專訪 Blood Dunza:
傳說佢可以單手舉起一隻十八吋的低音音箱

T: Timothy Kwok
B: Blood Dunza

T: 老老套套,我都要問一問你由什麼時候,什麼原因令你迷上 Drum & Bass?
B:1998 年在英國看過 Goldie 一次,當陣時不知道是什麼音樂類型,只覺得幾有趣和特別,回家路上,朋友車上又是播 DnB,再從他們口中知道是什麼玩意,就慢慢愛上了!

T: 有什麼 producer 或 record label 影響到你的 DJ set 和個人作品?
B:由以前到現在一直都聽 Ragga。
開始聽 DnB 時,好鐘意 True Playaz 和 DJ Zinc 的 label,Bingo Beats,綠色唱片封套的 Playaz 4 Real 是我第一隻買的 DnB 唱片,我都有聽 liquid 派的 producer,像 Calibre… 另外我都有聽 Congo Natty,發覺有很多舊的 Reggae sample 出現在 DnB 當中。至於這幾年,頗喜歡 Dub Phizix,剛剛出道時好正架嘛!

T: 談談你最深刻的一場 DnB Party。
B:最深刻的一定是 Ed Rush & Optical 在香港 Sammy Kitchen 的一場 ,好厲害啊!那時流行 Techstep,聽 Techno 的朋友又會過來玩,令到氣氛十分好。而早年, LTJ Bukem 於新加坡的那一場也挺有趣。除此之外,最難忘的是香港大浪西灣的 outdoor party。

T: 剛開始打碟時,你主要放那一類型的 DnB ?
B:當時我什麼都有打,但家中沒有黑膠唱盤,只能在朋友家的黑膠聚會才有機會打自己的 collection,而之後轉打 CDJ。2006 年時,和 Stef:funn 成立了 Heavy Hong Kong 後, ,第一次派對就在 Buddha Lounge,以前叫 Chapter 3 裡發生,連同兩個法國 DJ 朋友柴娃娃一齊玩,主要打 Ragga, Jump up,之後越打越偏黑暗類型,例如 Neurofunk、Techstep…

bass_crowdF

Image by Fai Chan

關於香港 Drum & Bass Scene
『 Magnetic Soul 成立了半年左右,就出現了 和 Heavy Hong Kong 和 Kongkretebass。』

T:2006 年時,算唔算得上是 DnB 的黃金年代?那時香港的 scene 是怎樣的?
B:在英國,人們對 DnB 的反應一直都幾好,2006 年正值繼 Liquid Funk 之後,Neurofunk 的崛起。至於香港,1996 年時已經有一班英國人去灣仔的 DnB 和 Jungle Party。
到了 1999 年時,本地有 Arkham,Fat DemonPhreaktion 的 DJ Siesta,Kay C 幾位開始打 DnB。我自己大約 2000-2001 年左右加入,認識了 Kay C,他選曲偏向 Jump Up,rock the dance floor 那一種。到了 2003 年我才認真打,當時 DJ Siesta 已經去了上海發展, 而我們包括 Arkham, Fat Demon 和 Kay C, 還有 JP Lui 和 Tim,在 Yumla 每個月都有一次 party。

到了 2006 年,Mandy、Kay C 和我就開始有搞 party 的經驗,第一次是 DJ Siesta 的朋友想邀請 Marcus Intalex 來港,另一次是來自英國的 DnB 愛好者- Cookie 出現在香港,他突然約了 我們談談 DnB party,很快就成立了 Magnetic Soul,兩星期後,就有了 Magnetic Soul 第一個 DnB party。Magnetic Soul 成立了半年左右,就出現了 和 Heavy Hong Kong 和 Kongkretebass。那時我主要幫 Magnetic Soul 好認真地貼 poster,到現在 Heavy HK 的都是由我親自貼的。

T: 以前貼 poster 和現在貼 poster 有什麼分別?
B:沒有大分別,而家貼快些囉。次次都跟著訂下的路線貼,好似散步一樣,慳時間是重點,最後一站一定是下山,不是上山的,貼完 poster 就去飲酒。當時好想好多人來 party,就瘋狂地貼 poster,貼到其他人都叫我貼,創造了一個新職業。(笑)

T: DJ Wash 和你有什麼淵源?
B:我跟他很好朋友,亦很 respect 他。我們在搞 Magnetic Soul 時認識,那時他剛剛從外地回來。我覺得他打碟技巧很厲害,本是專業水準的他,嘗試確立一個業界水平,他的出現令香港 整體DnB 進步得很快。亦因為 DJ Wash,我不斷尋求進步,要不然很容易被他 KO (戰勝)!後來他成立了 Kongkretebass,發展成為亞洲第一的 Drum & Bass Podcast,連 BBC Radio 1 的 Fabio 都親自打電話邀請 DJ Wash 做訪問。

關於 Heavy Hong Kong
『 搞 party 的當然想更多人來啦,多人來一齊分享才好玩。』

heavy-logo1

T:2010 年時,你和帶你進入 DnB 傳奇人物 Goldie 同台演出,有什麼感覺?
B:我一直都很 respect 他的 record label。其實我比較喜歡跳舞,打碟只是被迫上梁山 (笑) 。

T:不時都見到你們的 party 用上自家 sound system,你們有沒有特別的條件去選擇 party 場地?
B:沒有選擇,我們沒有辦法才在這些地方的,無奈⋯⋯ 為何 HeavyHK 有 sound system 呢?就是因為沒好地方,我們只好選擇一些餐廳,但餐廳又沒有 sound system!就好似德輔道西的一間餐廳,那時我住那兒附近,夜晚落去食 pizza,見到附近有間餐廳很光,也有人彈琴,就好多口問老闆,可以在這裡搞 party 嘛?老闆很爽快答應了,連放喇叭的地方都立刻安排好。中環有間餐廳的老闆也很好,每逢老闆太太不在香港,晚上我們就在那裡開 party。(笑) 有自己喇叭的好處就是沒有那麼多限制,去那裡玩也可以,保證去什麼地方玩都可以感受到低音的威力。

T: 香港 Clockenflap 邀請的 DnB 和 Bass Music Artist 越來越多,你認為香港有可能舉辦一個國際性的 Drum & Bass Festival 嗎?
B:有得做呀!要有1-2 個 big act,兩個台,一個比較主流的大台,另一個給其他有潛質的和地下的 act,像 Fabric 的 room 1 和 room 2 分別,次文化味道要重一點的。

T::2013年,你去了歐洲出 tour,分享一下體驗吧。
B:說說克羅地亞的 Outlook Festival 吧,那兒的樂迷大部份都是英國人,對 DJ 要求好X高呀。因為他們比其他地方聽得更前更快,他們重視的是沒有聽過或本身未發行的單曲,所有已經 release 了的,他們反應都不大。Double drop 對他們來說是家常便飯,一 drop 的時候,聽眾大約跳 7 秒左右就回覆平靜。這個 festival 的另一個特色是,每個台無論大小,sound system 都很強,尤其是 OBF 那一套。Celebration of Sound System Culture 當之無愧呀。Bass 一 drop,你整個人就像被一道牆壓扁了一樣。DnB 是當一個城市多矛盾,煩惱太多,需要找地方發洩的音樂。可以暫時忘記矛盾和不滿,去 party 跳掉了所有不滿,回家後都輕鬆點啦!

T: 去 HeavyHK party,觀眾有什麼可以期待?
B:常去 DnB party 的朋友懂得自己找位子,在舞池上純粹跳舞,不怎麼交流,跳完才談話,其實全世界的 DnB Party 都是這樣子的。

關於 Reggae & Dub
『我不明白為什麼那麼慢的歌都可以跟著跳,她眯住眼對我說,遲些我就會明白。』

T:你剛剛提到的黑膠聚會,大家分享是什麼類型的歌曲?
B:他們喜歡比較 deep 的,spiritual 的,好鬼勵志的 Reggae。我年輕夾 band 時,都有聽 Reggae,但都是大名的 Bob Marley 和 Peter Tosh 等等,所以這聚會和這班朋友都影響我很深遠,簡直是一個 history lesson。因為我在錄音室工作,對聲音很敏感,我有懷疑過黑膠唱盤是否出了問題。 (笑) 聚會期間,很多問題常常在我腦中浮現,『呢一首歌昨晚聽不是這樣子,應該是快很多的。咦!這首歌明明有人唱,為什麼這個版本沒有呢? 聲音也完全不一樣。』

T:近一兩年來,你舉辦多了 Reggae 雷鬼和 Dub 的 Party,為什麼呢?
B:以前去玩,遇到朋友的姐姐好喜歡 Dub 的,我不明白為什麼那麼慢的歌都可以跟著跳,她眯住眼對我說,遲些我就會明白。年輕時,我只會被 DnB 轟炸嘈醒,現在我就明白了她的話了。
我以前聽 Trip Hop,已經聽到很多 Reggae,Bristol 出品的一直都很有 Ragga 味,英國最厲害的地方是將所有元素混在一起的新東西都是很好聽的。那時,Horance Andy 替 Massive Attack 唱了幾首歌,出來效果都很好!

T: 聽說你時不時會做 Dubplate ,它是什麼來的?
B:Dubplate 是是牙買加的玩法-將一首著名的 Reggae 歌曲注入新力量,採取新方法改編,並在歌曲裡面不斷唱你名字。一個 DJ 擁有越多 Dubplate 才有本錢其他國際性 DJ 較量。
Dubplate 在香港和內地都不流行。作為 musician 來說,我不想被誤認為只是按 「PLAY」 制的人,這是不時在國內遇到的問題,現在播放多些自己版本的歌曲,嘗試將問題解決。Dubplate 在 Drum & Bass 和 Dubstep 有些不同。它代表一隻未發行的歌印在黑膠上,只可以播幾次, 其實就是一隻 preview 版的黑膠碟。而作為有一定資歷的 DJ,接觸某些人,就會得到某些版本,有著 exclusive 的意思。

T:認識你已有好幾年,什麼時候見你都是揹著背包的,究竟你背包藏著什麼秘密?
B:哦,是金條。剛剛在當鋪當回的。

===========================
喜歡這篇文章?請輸入你的電子郵件地址訂閱網站的新文章及接收新通知﹗如果你有意投稿刊登你的歌單分享,歡迎電郵聯絡我們

(0)     , , , ,

Post a Comment

Your email is never published nor shar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 2010 - 2015 Cuet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 本站內容,未經發布者同意,禁止以任何方式轉載、刊登、傳送、或複製,違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