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中作樂2016》廣東南音 Revisited – 舊時的治癒系?

eman2016

林二汶說,最近被《男燒衣》感動得很深。說的不是恐怖片,《男燒衣》是廣東南音名曲,歌詞講述一男子在河上舟中燒衣紙祭品,吊祭其因欠債自縊之女友。她說,歌詞的思念之情深切,配上情感豐富的歌者演出,令人動容。粵劇泰斗阮兆輝曾把南音形容為「高級的催眠曲」,二汶則把它形容為「利用音樂和歌詞把人的哀傷挖出來釋放,讓人盡情哭出來,然後釋懷」的音樂。算是舊時的治癒系吧。

廣東南音又稱地水南音,是廣東「說猶如唱,唱猶如說」的獨特說唱曲藝,在二十世紀初期最盛行。歌曲內容多是抒發個人的坎坷遭遇、離愁別緒, 梅姐與哥哥在電影《胭脂扣》「戲中戲」演唱的《客途秋恨》都是較為人熟悉的南音名曲。聽起南音,是因為今年《暗中作樂2016》音樂會把主題定為「重蒐舊好」(TRANSFORMATION),意指把過往的經驗或記憶,所認識過的人或事,重新蒐集,沉澱,然後蛻變昇華。

二汶:「我們的過去,無論是個人成長的歷程,或是放大來看,一些我們的歷史、文化,其都是塑造成現在我們的一部分。我們可以把它們收集起來,透過回望,展示未來。」而今年特別安排了嘉賓阮德鏘作南音演出。無獨有偶爾,南音除了是廣東文化的瑰寶,當年南音也多由盲人樂師演唱,其中一個說法是,南音多在茶樓、煙花之地、煙館演出,聽眾覺得這樣便不會泄露自己的身份。

今次獲邀參與南音演出的嘉賓阮德鏘,是粵劇名伶阮兆輝及尹飛燕的兒子,他既承襲了父母的曲藝,同時也不斷尋找自己的演繹方式。「他是古代與現代的合體,他在梨園的工作都希望將新元素放落粵曲,亦都訓練好多新人。」本來不諳南音的二汶,首次跟阮德鏘開會時更嚇了一跳。「他日光日白唱了一段《男燒衣》給我聽,我真的很意外,不知道原來南音可以這麼感動,當中有很多思念、很多無奈的感情。我立刻想 ,在完全黑暗的環境聽這一類歌曲,沒有了眼睛的阻礙,你會更打開心扉來聆聽。黑暗空間正正可以讓聽眾感受更深。」

南音以廣東話入詞的傳神巧妙,也值得我們回首審視學習。《萬惡淫為首・乞食》首句「冷得我騰騰震」,簡直有字、有聲、有畫面。「每年的暗中作樂都希望把一些香港的本土元素放在裏面,南音也有這種意義。如果要說廣東歌的特質⋯⋯可能我們本身熟識廣東話吧 ,我覺得沒有任何一種語言好像廣東話般,每一個字都有不同的意思,而且音調的高低起跌下來,能夠演繹出不同的意思情緒。」

而除了南音,今年依然找來多位歌手,包括楊千嬅、張智霖、周柏豪等,選唱他們認為最能代表自己現在的歌。今年的《暗中作樂》,也有機會見到林一峰與黃耀明應該是首次同台合作。「我自己當然有點私心,一峰在很多年前為明哥寫了一首《新浪漫》,如果他們能夠一起演出便好了。不過就算他們分開來唱自己的故事,也令人期待啊。」

cid2016_poster_420x594_a-01

暗中作樂2016 重蒐舊好Transformation
日期: 2016年8月24日至28日
地點:九龍灣國際展貿中心6樓展貿廳3
網上購票: www.cityline.com

===========================
喜歡這篇文章?請輸入你的電子郵件地址訂閱網站的新文章及接收新通知﹗如果你有意投稿刊登你的歌單分享,歡迎電郵聯絡我們

(0)     , , ,

Post a Comment

Your email is never published nor shar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 2010 - 2015 Cuet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 本站內容,未經發布者同意,禁止以任何方式轉載、刊登、傳送、或複製,違者必究